香檳廣場已基本沒有行人,只有幾輛警車停在路邊,後車蓋上放著盒飯,民警們圍在車旁,邊吃邊說今天的菜還不錯。兩葷兩素加一個橘子,這是執勤民警的工作餐,也是一頓團年飯。昨日是除夕,記者跟隨“快反組”採訪,在春熙路上和民警們一起吃了一頓特別的團年飯。
  女子報警
  原來過安檢忘拿包
  昨日中午,記者在香檳廣場見到了何軻和張傑,兩人一輛車,組成一個“快反組”,負責處置附近的突發情況。問路、市民掉了錢包求助、臨時疏導交通,什麼事都有。晚上,春熙路上幾乎沒有行人,但他們還堅守崗位,根據指揮中心調度去處理各種“疑難雜症”。另外,警車擺在路上也能起到震懾作用。
  記者正和“快反組”閑聊,一名年輕女子神色慌張跑過來。“警官,我的包包掉了!”“慢慢說,不要著急。”何軻仔細詢問。女子說是一個斜挎包,裡面沒多少錢,但裝了很多證件。
  “挎包掉了?你好生想一下,是不是放在哪兒忘拿了?”何軻提醒。果然,女子想了一下,恍然大悟,“哎呀,剛纔地鐵過安檢忘拿了!”她一邊說一邊往回跑。何軻不忘提醒,“如果找不到再回來報警。”女子離開後便沒有回來,何軻估計她在地鐵里找到包了。
  “天天都有擺烏龍的事,你在這裡多看一下就曉得了。”何軻告訴記者。
  警察巡街
  幫助市民解決難題
  從昨日下午開始,平時熱鬧的春熙路逐漸冷清下來,香檳廣場上連等公交車的人都沒幾個。何軻和張傑在警車上休息,眼睛卻一直盯著街面,看有沒有特別情況。
  “都回家了,這裡好像就只有我們這幾個警察了。這邊是我們‘快反組’,旁邊是春熙路外圍執勤點的同事,這個見警率也太高了!”何軻開起了玩笑,他告訴記者,這兩天清閑,街上基本沒人,但初一開始就會忙起來,“以前初一大家不出門,現在不一樣了,一放假都出來逛街。其實我們最大的作用就是增加大家的安全感,看到警察,大家心頭就踏實了。”
  廣場上最常遇到的就是問路,前幾天,問火車站、汽車站怎麼走的人特別多,這些人都提著大包小包,對成都的路沒有概念。何軻會耐心指路,實在說不明白就直接帶他們去公交站,遇到求助者沒零錢,何軻還會“借”兩塊錢給他們。
  “一年回趟家不容易,遇到就是緣分,能幫就幫。”何軻說他並不特別,幾乎每個民警都幫人買過車票,做過很多善事。
  人多熱鬧
  圍著警車吃團年飯
  “飯來了,你今天只有跟我們一起團年了!”下午五點半,一輛備勤車在香檳廣場停下,原來是同事給執勤民警送飯來了。何軻招呼記者一起吃飯,和他們過一個特別的新年。
  “都一起都一起,我們這麼多人可以算是個大家族了,豪門!”大家有說有笑,把飯菜從袋子里拿出來,直接擺到後車蓋上。
  “本來可以坐車上吃,但拘謹得很,擺出來大家圍成一圈吃才像過年。”何軻說。附近執勤點位的民警都集中到香檳廣場,春熙路頓時又熱鬧起來。
  “上午那個太婆咋回事嘛?”“她孫兒去孫媳婦兒家團年,她氣不過,說人不齊不團了。早就被屋頭人接回去了,沒事。”吃著盒飯,何軻和張傑閑聊起來。
  “你給侄兒好多壓歲錢喃?”張傑隨口一問,沒想到這個話題引起了大範圍討論,“壓歲錢”“走親戚”這些熱詞讓過年氣氛頓時濃厚起來。
  回鍋腊肉、魚、清炒萵筍、涼拌蘿蔔絲,四個菜雖然簡單,但大家吃得津津有味。“10點才下班,家頭團年肯定等不到我了,這頓是正經八百的團年飯。雖然沒能跟家人一起,但這麼多同事團年也很熱鬧。沒有大魚大肉,但年味還是足。”何軻告訴記者。
  本報記者 杜文婷 攝影 楊永赤  (原標題:兩葷兩素一個橘子春熙路上的團年飯)
創作者介紹

HOTWHEELS

vj83vjbx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